新闻动态

NEWS INFORMATION

  • 杨衍忠事迹引起社会各界强烈反响

    2014-06-23
    连日来,赣南地质调查大队高级工程师杨衍忠退休后20年带病编写600万字找矿文稿,并在临终前将其捐赠给国家的感人事迹引起社会各界强烈反响。 我司作为赣南地质大队的网络合作单位,制作了向杨老学习的专题网站,并组织公司员工积极学习杨老的先进事迹。赣州电视台对此进行了采访。    
  • 庆祝我公司员工廖鑫“廖帅”生日

    2014-06-07
            6月6日是我公司员工廖鑫的生日,公司全体同仁祝愿他生日快乐、生活幸福!      愿所有的快乐、所有的幸福、所有的温馨、所有的好运都永远围绕在他的身边!      
  • 微信营销存在泡沫 如何对微信进行二次开发?

    2014-05-23
    面对无处不在的二维码,你还会马上掏出手机对拍吗?   此前,微信营销时代的到来之说不绝于耳,不少企业争先恐后地加入微信公众账号平台,打造自身企业的微信营销渠道。但具体效果如何?用今夜酒店特价COO任鑫的话说,就是至今企业的微信营销依然没有见到规模化可复制的成功范本。   近日,艾媒咨询(iiMediaResearch)发布了《2013中国微信公众平台用户研究报告》。报告指出,尽管微信公众平台热度很高,但是实际营销效果和用户黏性却比预期低,利用微信公众平台进行营销并非是最理想的方式。   微信营销存在泡沫化成分   微信公众平台热度很高,但是实际营销效果和用户黏性比预期低。   微信于2012年8月推出公众平台以来,对于商家而言拥有一个公众账号几乎变成了微信营销的标配。个人和机构都可以建立微信公众账号,通过文字、图片、语音与用户全方位沟通和互动。但在这个过程中,“垃圾信息”轰炸式营销的隐患相伴而生。部分商家把微信公众平台视作“营销神器”,想尽办法做大用户数,然后每天推送大量的无关信息给用户,让用户体验大打折扣。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近九成的用户近半年内使用过微信,占比达到88.3%;其中,偶尔使用微信公众平台的用户最多,占比达42.5%,经常使用微信公众平台的用户占比为24.1%。   艾媒咨询分析认为,微信公众平台的用户关注度较高,但是实际活跃用户数量并非特别理想。微信公众平台热度很高,但是实际营销效果和用户黏性比预期低。   这开始让人们思考,微信到底是什么?是媒体?还是营销的工具?   腾讯副总裁被誉为微信之父的张小龙曾一语道破微信的真实所在,“你如何使用微信,决定了微信对你而言,它到底是什么。”   “我们判断,微信在这个阶段还是媒体,是对外界的信息输出渠道,也是了解用户的渠道。目前,我们公司专门建了一个群,里面都是我们的核心忠实用户与产品经理,让我们的产品经理真实了解用户的需求。从这个角度看,营销的价值目前还未完全显现。”任鑫说。   其实,目前很多企业账号实际做的更多是媒体的工作,消息推送亦是如此。比如发布一些美容健康类的常识、服饰类的搭配信息等,但这些信息对于营销的推动并不大。事实上,当大家都在发此类信息,很有可能会引起用户疲劳,而且没有多少企业能够每天产生有价值的内容,最终导致的结果不仅仅是用户的退订,更可怕的是引起用户“用脚投票”,最终影响到整个微信的生态环境。   这一点,在艾媒咨询的报告中也有显示:2013年微信公众平台用户取消关注公众平台的原因主要是平台出现垃圾信息或广告、提供的信息不实用和没有新意,这三点的占比分别达到56.1%、53.7%和31.7%。   知名IT评论人白鸦认为:“微信公众平台是一个与用户互动和沟通的渠道,而非一个粗暴的营销通道,用服务的角度来做会好很多。”可见,用户其实更看重平台的内容提供,优质符合口味的信息才是抓住微信公众平台用户的关键,过多或者过早利用微信公众平台商业化,企业在用户对于该平台的黏性未确立以前,不应急于商业推广。   针对商家自身推广的公众账号,《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多家餐饮企业了解到,俏江南、海底捞都表示开设了两个公众账号,一个用于品牌宣传,一个用于促销活动。据了解,两家企业均未对在微信的品牌宣传拉动营销抱太大希望,更多是向用户传达信息的渠道。   而对于中小型店家,微信公众账号则多是贴在墙上的二维码摆设,很多店家认为这是一种潮流时尚,而真正的使用率极低。   这让一些对微信颇有研究的专家直接甩出了“微信真心不是营销工具,只是消息管道”的看法。   从一问世被惊为“神器”,到承载各种期望,再到逐渐被理智看待,微信的成长波谷实际上正符合了Gartner发布的技术成熟曲线走向。   老牌科技市场研究公司Gartner去年公布的一份关于2012~2013年技术曲线成熟度(HypeCycles)的报告,其中总结了一项技术成熟曲线分为五大阶段:技术萌芽期(TechnologyTrigger),期望膨胀期(PeakofInflatedExpectations),泡沫化的谷底期(TroughofDisillusionment),稳步爬升的光明期(SlopeofEnlightenment),实质生产的高峰期(Plateauofproductivity)。   对照这五个阶段,门户、视频、社交都经历了这样的过程。任鑫认为,目前微信已经进入了泡沫化的谷底期,大家开始觉得微信不靠谱,然后会利用微信踏实做些事情:比如做CRM系统、产品交易等,之后,企业才慢慢又会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市场。 二次开发:从媒体到产品   实际上,通过二次开发可以将公众账号由一个媒体型营销工具转化成提供服务的产品。而一旦成为用户需要的产品,公众账号的营销功能便会开启。   微信的核心是通讯工具,这一工具属性将用户牢牢地黏在了平台之上。用户和企业可以非常方便地在上面进行沟通,所以微信很自然地就成了企业的CRM(客户管理系统)平台来面对忠实用户,这也给了企业将服务引入平台的机会。事实上,除了CRM,目前很多企业开始尝试根据客户场景化需求引入直接交易,这种方式在微信营销里不再只是隔靴搔痒的品牌宣传。   一款基于微信公众平台二次开发的打车服务产品“打车小秘”就是从微信起家,逐渐演变成APP的打车应用神器。   打车小秘品牌总监胡绪雷告诉记者,从4月上线,他们已经积累了15000多辆出租车资源,日均订单量4000~5000单。而这款基于微信公众平台的产品,正是将公众账号基于HTML5技术二次开发而来。   胡绪雷表示,目前微信打车占六成订单量。   正如张小龙所言,如何使用及决定了它是什么。实际上,通过二次开发可以将公众账号由一个媒体型营销工具转化成提供服务的产品。而一旦成为用户需要的产品,公众账号的营销功能便会开启。比如,南方航空的公众号2012年9月上线,2013年1月和3月分别推出“微信值机服务”和“文字、语音查询平台”,乘客按提示完成系列操作,便可以在手机 上办理乘机手续、选订座位和语音查询航班天气等。这样的微信服务直接将用户的需求锁定,用户自己会“上门”关注。   微信最关心的就是用户体验,从其开放程度就可看出,任何会骚扰到用户的功能都会被毙掉。但是二次开发将可做信息推送的营销工具转向用户按需所求的服务型产品,让用户自己选择是否需要接受服务或信息,解决了骚扰用户的硬伤。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的服务都能拿到微信上做销售。任鑫坦言,目前微信上面的酒店下单量极低,原因就在于微信目前只适合简单决策类的服务,比如打车就是一个信息的沟通还有单一标准的服务,一涉及到需要订机票、酒店等复杂性的交易目前受制于微信的开放程度体验上还是无法与APP相比较。微信产品总监曾鸣提醒,公众账号的运营者不要把微信当做营销渠道,而是能提供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有价值服务。目前市面上已经有一些公司专门提供微信二次开发解决方案。   伟衡科技微信服务负责人石铁浩表示,目前针对微信的二次开发主要集中在几个方面:包括保存微信消息数据、提供更深度分析汇报及数据挖掘;构建大型知识库和智能搜索引擎,满足用户对企业各类查询的快速回复;问卷类、测试类、VIP用户互动等创意类功能的实现;同时为客户整合微信推广资源,提供整合营销方案。   尚流传媒已经帮助多个线下时尚品牌代理微信运营,其公司CEO柴娅表示,二次开发后的微信,更加智能互动,对用户进行甄别,让用户自己选择所要获取的个性化内容或服务,然后进行精准营销,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工具。但微信得到大数据统计结果后,要想真正实现跟用户进行互动,进行品牌传播,依然需要企业用心做这样内容的二次开发才能起到好的营销效果。   实际上从微信团队内部传达出的讯息显示,公众平台的发展方向不是过度营销,而是不断优化信息呈现形式,让日渐喧闹的微信回归沟通本质,提升用户体验,创建良好的生态。   虽然微信公众号催生二次开发的火热,但二次开发的功能和效果完全受制于微信开放的程度。任鑫透露,目前CRM的API接口只向十家企业开放,如果这个接口开放,实际上可以实现多对多的服务,相比较呼叫中心的客服,微信既能语音又能图片、文字具有更强的功能。   但目前,急于开拓微信地盘的企业们普遍反映官方的开放态度还不明朗,力度还不够,微信公众平台开放的接口太少。此外,微信公众平台缺少开放的沟通渠道。跟官方进行新功能和接口反馈和沟通通路并不多,沟通不通畅的副作用就是谣言满天飞,近期就有微信6月将会取消内容推送的传言,当然,这消息已证实为谣言。而态度的不明朗性也让微信营销的前途,显得扑朔迷离。   营销新知   如何对微信进行二次开发?   微信最关心的就是用户体验,从其开放程度就可看出,任何会骚扰到用户的功能都会被毙掉。相反有用的信息则会受到关注。   比如:南方航空的公众号2012年9月上线,2013年1月和3月推出“微信值机服务”和“文字、语音查询平台”,乘客按提示完成系列操作,便可以在手机上办理乘机手续、选订座位和语音查询航班天气等。这样的微信服务直接将用户的需求锁定,用户自己会“上门”关注。   让用户自己选择是否需要接受服务或信息,解决了骚扰用户的硬伤。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的服务都能拿到微信上做销售。   比如:打车就是一个信息的沟通还有单一标准的服务,一旦涉及到需要订机票,酒店等复杂性的交易,目前受制于微信的开放程度体验上还是无法与APP相比较。   公众账号的运营者不要把微信当作营销渠道,而是能提供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有价值服务。   比如:尚流传媒已经帮助多个线下时尚品牌代理微信运营,二次开发后的微信,更加智能互动,对用户进行甄别,让用户自己选择所要获取的个性化内容或服务,然后进行精准营销。(齐洁)
  • 什么是互联网思维

    2014-05-23
        “互联网思维”近来成了一个热门词。人人都可以说两句,但很少说到点子上。搞互联网的说的还比较象,但只是象的大腿或尾巴;没搞过互联网的,说的基本就不着边际了,只能说是名字叫象的四不象。   什么是互联网思维这个问题,并不象它看上去那么简单。比较各位大佬关于互联网思维的说法,其中董明珠的说法离我心目中的正确答案最远。她在暗讽雷军只谈“线上买卖”时,用“提升企业效率”描述互联网。但这正好落到张瑞敏一个观点的陷阱里。张瑞敏认为中国企业存在的问题是效率高而效能低,互联网提高的是效能(“打飞靶”)。德鲁克在《有效的主管》中也强调:“对企业而言,不可缺少的是效能,而非效率”.可见,即使在这样非常简单的问题上,我们也可能把问题理解反。   只有充分考虑生产力、生产关系、生产方式和制度创新这些背后的基本面因素,才能全面理解互联网思维。   互联网思维的技术特征   生产力对思维的影响,可以从技术角度观察。经验式思维是原材料驱动的自然式思维,理性思维是能源驱动的机器式思维,互联网思维是数据驱动的智慧式思维。因此我的第一个观点是,互联网思维是智慧思维。   什么是智慧式思维呢?智慧式思维从形式上,比较接近我们平常说的直觉、本质直观、悟、灵巧(SMART)等等。它既不是经验思维,也不是理性思维,而是不经过感性认识、理性认识,而直达解决问题的要害。论个体,六祖慧能(“顿悟”)和拿破仑(“穿透战争迷雾”)就是典型的智慧式思维;论群体,中国人(实事求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和犹太人(随机应变)的思维方式,是典型的智慧式思维。智慧式思维是一种直接把握复杂性的思维(农业思维直接但把握不了复杂;工业思维复杂但不直接),是农业思维与工业思维两种相反属性的优点嫁接,嫁接成功的标志就是灵活(SMART)应变。因此互联网思维的技术特征,可以概括为灵活应变。它的反面是经验主义与教条主义。   互联网思维作为智慧式思维不同以往智慧式思维之处在于,它有技术的支持,因此全社会中等智力的常人也可以稳定把握它。大数据支持下的思维,就是这样的智慧式思维。用一个词形容,就是美国白宫大数据定义中说的“洞察”.洞察就是越过经验和理性,直达真理。靠大数据帮助,普通人也可以达到慧能和拿破仑的思维水平,穿透不确定性的迷雾,达到“明”(自知之明或知人之明)这样一种意义澄明的状态。搞互联网的人也经常搞错这一点,以为大数据是一种数学计算,那就违背了图灵的本意,与工业时代理性思维半斤八两了。   互联网思维的社会特征   我们所说的互联网思维,主要还不是一种个体水平的思维,而是社会思维。互联网思维在人际关系上反映出的特征是自组织、去中心、对等关系的思维,我的第二个观点认为,互联网思维是社会网络思维。   张瑞敏虽然不是搞互联网的,但他的管理思想体现的就是一种互联网思维,强调面对互联网时代的市场复杂性,管理和经营不是降低复杂性,而是提高复杂性,不是降低差异性,而是提高差异性,“以变应变”.   传统管理思想强调以不变应万变,强调对复杂进行化简。主要是因为越复杂边际成本越高,因此要分层建立金字塔。但互联网思维却是反的,在人际关系上通过体现互联网特征的去中心化、扁平化、自组织、自涌现、自生成等生物有机化的管理方法,实现无组织的组织力量。   微信体现的人际关系,是去中心化有机联系的小世界网络关系。人们常见的SNS,也是一种这样的网络关系。   互联网思维的生产方式特征   有人讲互联网思维方式,提到用互联网的方式做事。这是正确的。互联网方式就是互联网生产方式,即小批量多品种的生产方式。我的第三个观点认为,互联网思维是低成本差异化思维。   互联网思维作为一种思维方式,是生产方式的映射。有什么样的生产方式,就有什么样的思维方式。例如小生产的农业生产方式,决定了小农式的经验思维方式;大规模社会化生产的工业生产方式,决定了理性的思维方式(例如过去我们讲工人阶级具有严格的组织性、纪律性等,是由其从事大机器生产决定的)。同样,互联网思维不是偶然的点子,而是与小批量多品种的信息生产方式相适应的思维方式。   互联网思维在这里与工业化思维是正好相反的。互联网思维认为,越复杂(边际)成本越低;而工业化思维认为复杂不经济,越复杂(边际)成本越高。这正好是张瑞敏思维与董明珠思维的差异所在。董明珠的标准是效率,效率通常意味着复杂不经济,只有单一产品大规模生产才经济;而张瑞敏的经济标准是效能,效能是多样性与效率的统一。效能是效率的变化率,即目标变化多样情况下的效率。互联网思维就是张瑞敏这种思维。   许多人在经营上概括互联网思维的特征,想表达又表达不出来的,实际是两种极端相反,而又统一在一起的状态,这就是极致的差异化(导致高品质、高附加值)与极致的低成本的对立统一。反映的就是这种生产方式。它是农业方式(差异化)与工业方式(低成本)杂交出的生产方式。互联网人这样思维,不是偶然的,是生产方式引导他们不得不这样想问题。我们常说转变观念,之所以转变不过来,是因为没有转变观念背后作为基础的观念的方式即思维方式。   互联网思维的制度特征   许多人把免费当作互联网思维的特征之一,这是好事。但没有说明为什么,好象免费只是人们头脑中“术”这个水平的“招”(招术)。其实,免费是互联网生产方式作用于制度,反过来所决定的思维。因此它对于互联网人来说,几乎是不由自主的,是制度决定的思维。我的第四个观点认为,互联网思维是分享的思维。   免费背后的制度是一种新产权制度,是分享型经济的产权制度。它自法国大革命以来,第一次将所有权分割为归属(支配权)与利用(使用权)两权,前者免费,后者收费(即按“使用”收费)。传统人士不理解免费,主要是没看出这一分割的门道,以为是前后都不要钱(那是共享而非分享)。   互联网人不是出于个人点子想免费,而是有一种制度压力要他必然免费,这种压力来自互联网生产力天然具有的复制特性。免费只不过是把复制用于资本(生产资料)的结果。互联网人在用脚改写《资本论》。   创新是互联网思维的又一特征。王健林认为创新思维不是互联网公司才具有的,因此不能算互联网思维。他第一没有意识到互联网思维中的大众创新是独有创新,不同于传统的熊彼特式创新;第二更主要的是离开了制度这一创新的基本面看问题。在传统社会,个人可能偶然创新,但制度难以让众多的创新者成气候。互联网由于通过制度创新可以帮助创新者分享创新资本(如百度开放“大数据引擎”,苹果开放开发工具)与分散风险,制度性地帮助草根实现零资本门槛的创新,因此有助于让人们稳定形成大众创新的意识。   总之,我认为互联网思维不光是聪明人的点子,它是互联网生产力、生产关系、生产方式和制度等客观变化在一般人思维中打下的烙印。不认同互联网思维的人,主要是不能认知、不能接受上述客观变化,以为这些变化跟从没发生一样。正如工业化最终会改造农民意识一样,信息化最终也会改造工人意识。互联网思维是知本家的思维。
  • 马云称:创始人对公司控制的两大误区

    2014-05-23
       最近很多人在谈公司控制权的事,马云也分享了自己的看法,他提到“绝大部分公司创始者天性害怕失去对公司的控制权,这无可厚非“,“但这种心理会大大阻碍公司的发展。” 马云将创始人对公司的控制总结为两大误区:    1、总认为自己比公司里任何人都爱这家公司,最了解这家公司;    2、觉得只有通过控制股份来控制公司的决定权。    在他看来,真正保障创始人利益的不是绝对的控股权,更不是自我感觉良好的至高无上的”权威“,而是一批你悉心招聘培训出来的靠谱的人,一种健康积极的文化和透明开发有效的机制,这三者的结合才有可能的基础。    
  • 赣南师范学院客家研究中心网站上线运行

    2014-04-25
     经过我司技术部的努力,赣南师范学院客家研究中心网站改版得到研究中心领导以及老师的认可,现已正式上线运行。 赣南师范学院客家研究中心地处全国历史文化名城、全国客家最大聚居地——江西赣州市。早在20世纪九十年代初期,赣南师范学院就成立了客家研究所,是国内较早成立的客家研究机构。2003年初,在客家研究所的基础上,组建赣南师范学院客家研究中心(以下简称客家研究中心)。2003年4月,经江西省教育厅批准,客家研究中心被确定为首批江西省高校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在2006年和2010年先后两轮江西教育厅组织的省高校人文社科研究基地评估中,均被]评为“优秀单位”。2012年,被江西省教育厅评定为省高校人文社科一类 重点研究基地(全省5个)。2013年,经江西省文化厅评定,被授予江西省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基地(全省2个)。2014年,经赣州市政府评定,被授予赣州市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数字化研究基地“。  
  • 苹果再遭澳大利亚机构批评:质保时间被迫延长

    2014-03-22
      日前,苹果被澳大利亚消费者保护机构“打了一记耳光”,被要求提供两年的保修。 澳大利亚竞争和消费者委员会批评苹果称,其在澳大利亚在某些情况下,错误使用了14天退还政策和12个月保修政策。 该委员会要求苹果遵守澳大利亚的售后保修法律,苹果表示答应,这意味着苹果大部分产品将在澳大利亚获得24个月的保修承诺。 另外,苹果还答应在澳大利亚官方网站提供相关信息,解释自家保修政策和澳大利亚法律要求的保修政策之间的区别,另外还将对苹果的员工和客服中心代表进行重新培训。 实际上,苹果已经不是第一次遭到澳大利亚相关机构的惩罚和警告。2012年6月,澳大利亚一家法庭判决,苹果必须支付225万澳元的罚款,理由是苹果在一款iPad上进行了误导性宣传。
  • 2025年的互联网会是什么样?

    2014-03-22
      万维网今天年满25岁。作为探讨“互联网未来”的一部分,皮尤研究中心询问了一群科技行业专家对10年后的互联网的想法。他们的回答道出了一个深度互连、远远超越国界的世界。 皮尤向专业人士抛出了一个开放式问题,让他们预测2025年的互联网会在人们的生活中扮演什么角色,会对社会、经济和政治进程产生怎样的影响。“不管好坏,你觉得2025年互联网对人类最大的影响会是什么?”皮尤问道。它询问的专业人士有研究人员、企业家、作家、开发者等等。 无形的信息 麻省理工学院高级研究科学家大卫·克拉克(David Clark):“设备们将越来越多地拥有自己的通信模式,自己的‘社交网络’,它们通过这种网络来分享和聚合信息,承担自动化的控制和激活。渐渐地,人类将处于一个决策由一系列活跃的协同操作的设备作出的世界。互联网(以及计算机为媒介的通信)将变得更加无处不在,但不那么显眼。在某种程度上,它将融入我们所有活动所处的情境。” 可穿戴技术的潜力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软件开发者亚伦·罗伯茨(Aron Roberts):“未来很可能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可穿戴设备,家居和办公室也会有各式的传感器,它们能够帮助我们不断地改变生活方式,及早检测针对疾病风险而不只是疾病本身。我们可能将能够逐日甚至是逐个小时调整药物治疗和生活方式,因而日渐减员的医疗服务系统反而能够大大提升治疗效果。” “Ubernet” 拥有40年数字通信从业经验的大卫·休斯(David Hughes):“通过Ubernet,地球上的70多亿人迟早都会‘互连’,连接至特定的地点。这会使得国家对人们的生活的控制力下降。当地球上的每一个人都能够相互触及,进行双向通讯,国家对地理边界内的每一个人的控制力会开始下降。” 全民教育 谷歌首席经济学家哈尔·瓦里安(Hal Varian):“互联网对世界最大的影响将会是人人都能触及所有的人类知识。现在,世界上最聪明的人很有可能在印度或者中国的农田中劳作。让那个人以及数以百万那样的人得到教育将会对人类的发展产生深远的影响。廉价移动设备将会全球普及,像可汗学院(Khan Academy)这样的教育工具也将让每一个人都能用到。这会对提高人类的整体文化程度和计算能力产生巨大的影响,全球人口的知识面和教育程度将得到提升。” 日常的黑暗现实 TopEditor国际媒介服务公司CEO卢埃林·克里埃尔(Llewellyn Kriel):“互联网上的一切一切都将明码标价。网络恐怖主义将变得司空见惯。个人隐私和信息保密都将成为历史。网络‘疾病’——精神上的、身体上的、社交上的、成瘾的——将侵袭大量的家庭和社区,并跨境蔓延。数字鸿沟将会扩大并恶化到各国或者联合国等国际组织都无法控制的地步。这将加剧富国与穷国的两极分化。全球化公司将会利用这一点。数字犯罪网络将成为新的现实。恐怖行动,不管是组织发起的还是个人发起的,都将成为日常现实。世界将变得越来越不安全,只有个人技能和洞见才能保护个人。” 更加精明的政府 南阿肯色州大学副教授保罗·巴比特(Paul Babbitt):“政府在将互联网应用于政治控制和社会管制上将变得高效得多。也就是说过滤工具将变得越来越有价值,越来越重要,高效实用的过滤工具将能够对其服务收费。人们也将乐于以众多网站普遍存在的开放性换取更加结构化、更加规范的环境。” 地缘政治 德克萨斯农工大学传播副教授兰迪·克鲁弗(Randy Kluver):“互联网最被忽视的影响在于地缘政治。鲜少专家研究这个问题,但数字媒体的兴起给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带来的重大影响。部分非常重要的维度包括跨国政治运动的发展,虚拟国家的出现,数字外交努力的影响,信息在削弱国家权力上的角色(想想维基百科),以及……网络冲突的发展。” 生于线上 谷歌副总裁温特·瑟夫(Vint Cerf):“未来将会有更多的公民权和信息共享。为了适应数字通信与存储经济学,商业模式将发生改变。我们最终可能会实现网络选举,但前提是我们要有非常强大的认证体制。隐私问题必须得到改善,企业在保留了用户哪些信息上也需要提高透明度。更多的公司将生于线上,从一开始就面向全球市场。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将成为重要的创收来源。”
  • 台湾零碎团购网站如何从快倒闭到营收翻55倍

    2014-03-22
    2010年我们曾经介绍过台湾每日一物模式的电商网站疯狂卖客,创立之初确实发展良好,不料团购模式异军突起,每日一物很快落寞,成为一个失败的商业模式,这让疯狂卖客在2011年一度于濒死边缘挣扎,当年被别家公司收购,才免于倒闭。 疯狂卖客之后转型为团购网站,在这行近三年淘汰率达75%的超级竞争行业中,它活下来了,去年营收3亿元新台币,跟草创时期2008年相比,翻了99倍,跻身台湾团购网第四强,2014年营收预估10亿元新台币,届时可望与Groupon台湾站和PayEasy旗下团购网17Life,一争团购网站老二地位。 这只小蚂蚁为何能活下来?其生存关键在于商品力。「比商品数不够多,比送货速度不够快,比低成本,我们规模太小没议价能力!」疯狂卖客创办人深知,他们无法和大厂硬干,能比的只有「商品力」,「就是卖别人没有的!」
  • O2O不能违背“商业的基本法则”

    2014-03-22
    O2O不能违背“商业的基本法则“ O2O这个概念出来好多年了吧?互联网创造出的各种概念往往很快就出现标杆,什么C2C、B2C、B2B啦,什么SNS啊,移动互联网啊,好多,都能立马想到几个有名有姓、有头有脸的大咖来。唯独这个O2O,互联网的创业者们怀揣“改变”、“颠覆”传统行业的梦想,一次一次的努力实践着Online to Offline(线上到线下)的概念,可至今都没折腾出个像样的玩意儿。 你说谁?大众点评?除了上海还有好用的城市么,你自己提交过点评么,150块钱一条默认点评的行情你知道么?而且我觉得,百度地图完全可以取代大众点评。还有谁?团购?有活得自在的团购么,或者有哪家团购网站“颠覆”了哪家线下店铺么?被他们折腾黄了的倒有不少。点菜?除了海底捞之类的我还真没觉得有啥意思。还有的,就真的没啥好说的了。 按照我胖胡斐的习惯,我会从概念开始聊。 O2O,线上到线下。直白地讲就是在线上聚集人,引导他们去线下消费,通过转换而获益的商业模式。模式中的三方都可以获益:消费者得到优惠,线下商家得到客源,网站得到佣金。我们说,如果构成商业模式的三方每方都受益,这就是健康的。 可是现实为什么跟我们想的不一样呢?我们看看现实什么样儿。 几个打车软件的“贴钱”大战大家都知道,一阵火爆的拼谁补贴更多的闹剧之后,打车市场并没有因此真正运转起来。两个富二代为了争取屌丝消费者的芳心,用尽心机拿老爸的钱来“补贴”,中间夹着一群鸡贼的利益驱动者——出租司机。所以结果就是,消费者知道了,也体验了,可是,屌丝消费者们没有跟富二代培养出感情,反倒被鸡贼司机教育成了唯利是图毫无忠诚度的投机者。我们回到模式中的三方:打车软件、出租司机和消费者。打车软件“赢得”了市场,司机得到了客源和利润,消费者得到了方便和返利,好像都对啊。 问题出在哪?问题就在:这违背了“商业的基本法则——公平”。 司机应该从增加的客源中获得利润,而他得到了不应得的“补贴”,而且补贴成了主要的新增收入来源(可以参考配图,不少司机认为自己挣补贴更靠谱);消费者也获得了不应得的补贴,一个本来就打算花20块钱打车的人,因为你这个富二代给补贴,他就可以少花10块钱,授人以鱼(没有三点水)是不对的;最后,打车软件用老爸的钱换回了更多次被体验,这叫“互联网思维”也好,培养市场也罢,反正这种玩法并没有真正让市场形成。 所以,我说打车软件的玩法不值得学习。因为他们用很大的力气,没有让商业模式转起来。我说的“转起来”,是不用靠钱推就能实现自循环的方式,那才是健康的。 2013年双11之前,天猫做了一轮挺大的O2O推广,在27个省市自治区1133个县的百货卖场放易拉宝,发放超过1亿张优惠券,面值超10亿元(数据来自天猫的结案PPT)。他们在全国各大卖场告诉消费者,现在可以不买,等到双十一那天,在线上有同样的款式,而且半价哦。同时天猫还跟银泰百货做了一个盛大的发布会,宣布在双十一这天两家联手,银泰百货所有商品在天猫可以买,也参加促销。我当时就觉得很奇怪,因为作为卖场,需要的是有更多人到店,哪怕是让人到自己的线上店铺去买也好,最起码,不会有人愿意跟已经进店了的客户说“先别买,过几天去别的地方买”吧。而这样的玩法,其实就是从线下拉人到线上去。 这其实是很好理解的淘宝玩法:双十一要完成销售目标,从转化率反算成当日的到站UV(独立访问者),再分解成各流量来源的UV,这就必然有线下引导UV的任务,而这个所谓O2O项目正是完成流量目标的手段而已,卖场的死活天猫才不关心。(如果不懂转化率,可以参考我之前的文章“细说转化率”) 天猫这个总结PPT在网上放出来,我就转发说“原本Online-Offline被天猫玩成了Offline-Online”,从线下拉客进一步榨干线下购买。更可怕是要求集中在1111爆发。所以这是黑洞式的促销手段而已,而非利己利彼。”紧接着天猫的PR老大回复说这期是偏营销了一些,后面模式逐步推进。 然后,当然就没有然后了。天猫永远不可能让可以成交的流量转化到线下去,所以,这样的O2O玩法,线下一方没有受益,自然也没了意义。 问题出在哪?问题出在违背商业合作的基础“共赢”。 各取所需,各自受益才是共赢。线下需要能来就掏钱的顾客,线上也需要来就掏钱的客户,而想要把别人需要的东西拿过来自己用,忽悠一次可以,再忽悠一次试试。 所以,线上线下卖场的O2O合作方向应该是:线上引导客户集中去线下消费,线下赚取增值服务利润;线下卖场鼓励客户去线上购买,线上得到流量和销售额并从中获利,线下也因此获得更多销售机会。说简单一点就是,天猫鼓励客户周日到银泰百货参加活动顺道胡吃海喝看电影,银泰百货鼓励客户去天猫银泰旗舰店参加夜场抢购。 我老婆之前经营一家杭州的景区花园餐厅。从开业开始,就不断有团购网站打着O2O的旗号来谈合作,形式无非就是你做一个特价套餐,或者做一个优惠券,他们放在网上去卖,用户购买之后到店消费验证,然后他们扣点之后结算。对餐厅来说,获得额外的客源这挺好,而且能否让客户第二次来完全是我们菜、环境和服务决定的,这也没什么好说。我要说的是,这些网站,比如点评、美团之类,他们不会让餐厅闲着,永远忽悠餐厅做促销。餐饮这行很有趣,菜品毛利在45-55%,做促销的话,优惠套餐占比越大,整个毛利就会降低越大,所以促销期毛利往往降低一半,这时候要保住有利润就要增加客源,而增加客源的简单方法就是再做网络促销。说得直白一点,团购让很多餐厅处在半吸毒状态。多说两句,如果餐厅要提高利润率,就只能在食材上做文章,所以大家在多数餐厅吃到的东西,真正好的还真不多。 问题出在哪?问题出在互联网营销玩法过于单一和急功近利。 凭什么在网上卖东西一定要打折?除了打折,就没别的玩法了么,说好的讲故事呢?反过来,互联网也太多的被线下商家当成“促销工具”而不是“营销工具”。我认为,O2O的线下一方,应该通过线上渠道,告诉潜在消费者“我好”,而不是“我便宜”,但现实恰好反过来。 2014年三八节,阿里做了一场不温不火的O2O活动,号称请全国人民吃喝玩乐。内部的总结报告自然堆满了“xx秒抢光xxxx份xxx”之类的排比句式,可老百姓层面的热度却平淡得要死。抛开还是在做低价秒杀这种烂大街的做法不说,仔细看他们的销售业绩,我们不难发现,卖得最好的,是“电影票”和诸如“外婆家”这类连锁名店的套餐抵价券之类。这类商品有一个共同特色:标准化。消费者对商品的品质有共同的认知,电影院的水平差不多,连锁餐厅的菜品质量也有保障。于是,这个玩法的结果就是,受益人是大店,小店们没有捞到好处。而如果一个做法没有能够让中下层商家普遍获益的话,就很难形成规模,并形成驱动力推动模式运转起来。 当然,从合作的角度来说,当然是找大连锁更省事也更快见效,可是一定有什么地方不对,让普通商家没有很好的参与感。 问题出在哪?问题出在线上资源的分配和管理机制过于集中和人工,并没有常态推广平台。 我们会发现无论团购、聚划算本地团还是时不时进行的季节促销,都是“活动”性质的,这样的活动都是“集中流量资源再分配”的过程,于是就会用人脑进行分配资源,本着“锦上添花”的原则,好的资源给好的商家嘛。强者更强的马太效应自然越发明显。由于缺少常态推广平台和机制,让整个模式的运转非常依赖线上资源的数量、分配和人力成本。从这个角度来说,这没法转起来。 所以,学学淘宝刚开始的时候,让卖家都觉得有希望并且告诉卖家怎么玩,让他们自己玩起来,而不是每次都要人陪着玩,才有可能搞大。 有个说法:团购是O2O 1.0,点菜是2.0,到3.0才会颠覆。这是多么无力的逻辑!合着千千万万线下商家陪着一群互联网土豪瞎折腾试错? 只能说,这么想的人实在太TM互联网了,太站在第一个O的角度考虑问题,殊不知本身O2O是个跨界的事儿,被跨的另一个O,才是应该思考的重点。